新華社杭州3月13日電(記者魏董華)“修按摩椅2小時、修電飯煲+陪聊天2小時、下棋+陪看電視4小時……”66歲的童景福有一本“時間銀行賬戶”,“幫助照料75歲的諸葛智辰,我已‘存’了20多個小時的服務時間,等將來有困難,只需向社區工作服務中心預約便能‘支取’,社區會安排志願者提供服務。”
       “在浙江金華市婺城區城東街道八詠樓社區,有不少像童景福和諸葛智辰這樣因‘時間銀行’而結幫互助的老人。”社區黨委書記陳建新說,從去年11月推出以來,已有50多位老人開設“個人賬戶”,隨著項目推進和擴展,會有更多老人從中受益。
       “借用銀行的運營模式,用‘存儲服務時間’和‘支取服務時間’的方式鼓勵老年人在能力所及範圍內實現互助。”浙江師範大學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棉管說,“時間銀行”是一種互助模式,每為別人服務一定時間,社區就會根據服務內容折算成一定的單位時間“存儲”下來,當他需要服務時,社區工作站就會協調相應的老人或者專業社工為其提供服務,相當於“支取”所存儲的時間。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八詠樓社區是當地典型的老齡化社區,目前共有老年人1300多人,其中75歲以上的高齡老人達300餘人。“‘時間銀行’激勵了老人之間互助。”李棉管認為,把老年人視為資源而不是負憚就能動員一些力所能及的老年人提供服務,老年人互助是一種可以嘗試的養老模式。
       “很溫暖,像親兄弟一樣。”諸葛智辰老人評價“老人互助”的感受時說。一些受訪老人也表示,老人之間更瞭解彼此需求,相互易理解,更容易獲得普通志願者服務中最難獲取的精神需求。
       據瞭解,社區工作站的專業社會工作者還會採取周訪和月訪形式回訪“時間銀行”的所有老人,核實“存儲”和“支取”具體情況,同時進一步瞭解老年人需求,不斷完善志願服務工作。“社區還為每一個參加項目的老人都購買了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以此規避在提供服務過程中產生的意外傷害。”陳建新說。
       李棉管認為,“時間銀行”實現了助人自助的社會功能良性循環。但也有老人對其兌現功能表示擔心,從提供服務到兌換服務,時間跨度往往需要十多年,不確定因素增多,支取風險增大。
       一些專家指出,“時間銀行”要推廣還需完善其激勵機制,用更直接、更及時的兌換服務來吸引更多的人參與,同時,政府也要加強政策引導和支持。  (原標題:浙江金華:“時間銀行”推動實現老年人互助志願服務)
創作者介紹

ph52phmt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